我上过的少妇们

            第一章洁篇之初识少妇

  我上的第一个少妇,是在新浪聊天室裡认识的(一个人很多可以聊性的聊天
室)。她的名字叫洁,当时她31岁,老公经常很晚才回家,所以她有些寂寞。

  聊了几次以后我们就通电话了,她的声音很好听。就这样交往了一个多月我
们就见面了,不过第一次见面没什麼. 2002年2月5号,我们第二次见面。
吃完晚饭,她问我去那裡,我就带她去我的单位了(因为单位晚上没有人),到
了我单位,我让她把外套脱了,她裡面穿了件粉色的毛衣,刚刚生完小孩的少妇
总是很丰满的,所以她看上去很性感很美丽。我心裡当时就有股慾望,今天晚上
一定要想办法上她。

  我们坐著说了会话,因为我们以前聊过性,所以我猜想她对有关性的东西不
会太拒绝。我的心裡就有了个计划,我就问她有没有看过色情电影,洁说没有。

  我说我的电脑裡有,问她要不要看,洁没有回答。我想不回答就是默认了,
也许她也很想看。於是我打开电脑,给她放在网上下载的虞美凤(各位狼友应该
知道是什麼)!

 〈著电脑裡疯狂作爱的镜头,听著耳机裡淫荡的呻吟声,我的肉棒很快就变
硬了。我知道只要是正常人,看这样的电影都会有反应的,我坐在洁的身边,偷
偷的观察著她。

  洁的两手抓著毛衣,脸很红呼吸有些急促,双腿好像用力的夹著。丰满的胸
部随著呼吸起伏,十分诱人。由於少妇是尝过性爱的快乐的,所以她们往往经不
起诱惑。我下定主意,要慢慢的去诱导她。

  我的肉棒涨的厉害,裤子已经被顶的凸起一块,这时电影上正好是两人用背
后式疯狂作爱的情节。

  我贴近洁,在她的耳边问道:「这样的姿势你喜欢吗?」

  洁红著脸点了点头。

  「我有机会和你这样吗?」我大著胆子问。

  「不行,我们不能的,我有家的。」洁口头拒绝了我。

  我想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,我不能听她的,我应该实施我的计划。

  我轻轻握住洁的手,她并没有拒绝,我突然把她的手按在我凸起的部位,洁
楞了一下,想把手抽开,但是没有成功。

  她的心裡应该也有了很强的慾望,感觉到了我的硬度,突然用手使劲了捏了
一下,说到:「你可真坏。」

  我看她和网络的差不多,并不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,於是我就用手环抱著她
的脖子,慢慢的吻上她的唇。洁并没有拒绝,反而张开嘴迎接我的舌头,她的舌
头很柔软,吃起来味道很好。

  我一边吻著洁,一边考虑著下一步的行动,我装著很自然的样子,把一隻手
轻轻探进她的衣服裡. 洁还是没有拒绝我的动作,我很轻易的就接触到了她的胸
罩。

  把手伸进洁的胸罩裡面,握住她的乳房,她只是轻轻挣扎了一下,喉咙裡低
的呻吟了一声,并没有躲避我的侵犯。洁的乳房不大,但是很有弹性,捏在手裡
很舒服,由於刚才一直在看作爱的场面,所以她的乳头已经变硬了。

  我继续品嚐著洁的舌头,并且用两隻手指夹住她的乳头,轻轻的捻动著。洁
的双手抱著我的脖子,身体随著我的手指的捻动而扭来扭去。

  过了一会我停止和洁的接吻,开始脱她的衣服,洁问:「你要干什麼?不能
这样的。」(其实,当女人可以让你摸她的乳房的时候,你完全可以进行下一步
了,即使她们口头拒绝,那也是女性的本能而已。)

  我说:「让我吃吃她好吗?我就吃一下。」

  洁犹豫了一下,我想是在性慾的指使下,她没再拒绝。

  我把她的上衣全部脱了,那天她戴的是粉红色的胸罩,看上去很美。洁静静
的坐在椅子上接受我的动作。

  我把她的胸罩解开,她那两隻坚挺的乳房立刻跳了出来,她的乳头还是红色
的,由於已经餵养过小孩,所以显得比较大,像两颗小葡萄一样耸立在乳房上。

  我把她的乳头含在嘴裡,用牙齿轻轻的咬著,用舌头慢慢的舔著。洁靠在椅
背上,闭著眼睛,享受著我的服务。我一边吃洁的乳头,一边解她的腰带,洁并
不愿意我这样做,她开始挣扎起来,但是我把她死死的抵在椅子上,终於我成功
的把手/ r伸进了她的内裤裡,当我的手指探到她的两腿间时,才发现那裡已经
很湿了。

  洁挣扎著,想阻止我的动作,嘴还还说著:「不要这样,我们只能做朋友,
只能摸摸上面。」

  我没有理她,继续我的动作。我的手指已经接触到她的阴道口,我猛的一用
力,手指藉著液体的润滑,钻进了她的洞穴裡. 洁「啊」是一声,双腿想併拢,
但是我已经感觉到她的洞穴开始收缩,紧紧的吸住我的手指。

  女人的洞穴就是有这样的好处,不管什麼大的小的东西,只要插进去,都会
被包裹住。而且洁是刨腹產,所以阴道还比较紧,我的手指头可以感觉到她阴道
壁上的褶子,也可以感觉到她洞穴裡的热度。

  洁无力的用手推著我:「不要,不要这样,我受不了了。」

  我看我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,於是我就对她说:「受不了,那就让我的手动
吧。」

  我的手指在她的洞穴裡来回抽动著,当手指插进去的时候,我就用手指头摩
擦她的阴道壁;当手指抽出来的时候,我就顺势抚摩她的阴蒂。

  洁已经不再抗拒我的进攻,无力的靠著椅子背上,嘴裡低低的呻吟著。我的
一只手进攻她的洞穴,一隻手进攻她的乳房。我可以感觉到洁下面的液体越来越
多,由於她还穿著裤子,所以我的手指抽动很不方便。於是我就脱她的裤子。

  洁抓住我的手,不让我脱,问我:「你要干什麼?」但是她的手是那样的无
力,根本就不能阻止我。

  但是为了让她一步一步走入我的圈套,我还是说道:「你老公吃过你的下面
吗?」

  洁说:「没有,不乾净的。」

  我说:「我为你做,好吗?我只用手指和舌头,相信我。」

  也许被性慾折磨的女人就是这样的容易相信男人,也许洁本身就已经很需要
我,所以她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,并让我去把灯关掉,说不能让我看她的阴部。

  为了大局著想我去关了灯,然后我就把她的裤子全部脱掉了。洁坐在椅子上,
我让她把双脚踩在椅子的边缘上,然后用手把她的双腿大大的撑开。

  洁没有想到的是,即使我关了灯,但是由於我们公司在楼上,而且我的位置
正好靠著窗户,所以借助月亮的光线,我还是可以看到她身体。洁下面的毛并不
多,阴唇也还是深红色,阴蒂已经充血变大。

  我用手指拨开了她的阴唇,她的洞口已经湿漉漉的,并且微微的张开著。我
想:「少妇就是这样,骨子裡都很淫荡,明明已经很想要了,却还在装,今天我
一定要好好的干你。」

  我跪在地上,伸出舌头去舔洁的阴蒂(那是我第一次尝到女人液体的味道,
有点酸酸的),对於这个我没有什麼经验,所以我只是把舌头探进她的阴道口,
不过好像不能进去的太多。

  我下面很涨,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前端有液体分泌出,内裤已经湿了一
块。我想反正关著灯而且她在闭著眼睛享受快感,我就乘著用舌头不需要用手的
时候,轻轻的把我的裤子全部脱掉了。我知道洁很享受(当女人享受的时候,你
就可以为所欲为了)。

  我很兴奋,因为我的计划就快全部得逞了。我悄悄用手扶著肉棒,算好位置
站起来,对準目标一挺腰,由於她的液体很多,我很顺利的一下子插到了底。正
在享受的洁没有防备,不由「啊」的叫了一声,她当然明白刚刚钻进体内的是我
粗大的肉棒。

  「你真坏,你不是说只用舌头的吗?」洁幽幽的抱怨道。

  我笑著说:「我真的忍不住了,如果你不想要,我就不动好了,就这样放在
裡面。」说完我的最大程度的把肉棒插到底,然后把头靠在她的乳房上一动也不
动。

  洁抱著我,用手锤著我的背:「你这个小坏蛋,我让你动,你的真大。」

  我的心裡美极了,於是我就开始慢慢的抽动起来。洁坐在椅子上,头仰在椅
背上,双手抓住我的胳臂,準备迎接我猛烈的进攻。由於椅子高度不够,我只能
半蹲著。我用手撑著洁的双腿,慢慢的把肉棒抽出来,再狠狠的插进去。我并不
是完全直进直出,有时候还使肉棒採取其他的角度抽动。

  我想洁的老公肯定没有我这麼好的经验,由於我们是在办公室,所以洁只能
轻轻的呻吟。就这样抽插了一会,我让洁抱著我的脖子,我抱著她的腿,把她抱
了起来,当然肉棒还是深深插在她的阴道裡. 我们换了个方向,我坐到椅子上,
让洁坐在我的腿上。我看著眼前这个性感的少妇,脸红红的已见微微的汗水。我
们紧紧结合在一起,两个人阴毛已经被她的液体弄的潮呼呼的。

  「洁,我的表现怎麼样?你满意吗?」

  洁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说:「你很好,我很满意。」

  我很坏的问她:「你老公有我做的好吗?」

  洁没有回答,抱著我的脖子,双脚踩著椅子的边缘,开始上下活动起来。

  我感觉到了洁的热情,双手托著她的屁股,帮助她上下活动。藉著月光的照
耀,我可以看著自己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被洁的身体吞没。我一边享受肉棒被洁
肉穴摩擦的感觉,一边吃著她两边的乳房。

  过了一会,洁一下子用力坐了下去,把肉棒深深的吞进洞穴裡,嘴裡还不停
的哼哼著。洁的阴道不住的抽搐著,整只肉棒她的肉穴紧紧的包裹著,我感觉到
龟头就像浸泡在热水裡一样,那种感觉很消魂。我知道洁的高潮来了。在洁淫水
的浸泡下,我再也控制不住了。

  洁也感觉到我快射了,想站起来:「不行的,你不能射在裡面。」当肉棒刚
刚抽出一半的时候,我用手按著洁的肩膀,使劲把她的身体向下一压,肉棒又一
下子全部插进她的身体裡,洁挣扎著想脱离肉棒,但是我紧紧的按住她,她身体
的晃动更加刺激了我肉棒的快感。终於我的肉棒一下下的跳动著,终於把大股精
液射进了她的体内。

  洁很著急的样子,对我说:「快放开我,会怀孕的。」我也不想害她,就把
她放开了,洁慢慢的站起身来,白色的精液立刻从她的阴道裡流了出来,顺著大
腿向下淌。我把手纸递给她,洁张著腿仔细的擦著,看著她的样子,我的心裡真
的很高兴。

  我笑著问:「亲爱的,你没上环吗?」

  「没有。」

  「那你和老公作爱的时候,他都带套?」

  「基本上都带。」洁边擦著自己的身体边回答我。

  我继续说道:「刚才我的表现不错吧,我感觉到你的高潮了,射在你裡面的
感觉真好。」

  洁红著脸说:「你真坏,万一怀孕怎麼办?你养我啊?」

  「你愿意让我养我就养啊。」我看洁已经擦完了,就说:「宝贝,帮我擦,
好不好?」

  洁没有拒绝,拿著手纸仔细的帮我把肉棒擦乾净。

  我著看眼前这个性感的女人,我知道至少暂时我已经征服了她。洁被我看的
很不好意思,就开始穿衣服。

  我们穿好衣服,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,我就赶紧打车把她送回家了。

            第二章洁篇之家中偷情

  自从我和洁作爱以后,我经常回忆和她作爱的每一个细节,回想她达到高潮
时呻吟的样子。我想只要一有机会,我就一定要好好的干她,让她死心塌地的做
我的女人。

  那是一个星期天,应该是早晨6点多吧,我还在被窝裡. 大家都知道降的
男人,清晨的时候基本是都会勃起的,所以每天早晨都会难受一阵。这时我接到
洁的电话,告诉我她老公今天要去学车,一天都不在家(那时她的女儿被她父母
带回老家了),让我去她家玩。

  我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,我知道今天又有机会好好的干她了。我摸了摸自己
的肉棒,心想一会就可以好好的满足你了。我立刻起床梳理了一下,就直接打车
去她家了,她家住在北三环,但那时我住的比较远,大概8点多才到她家。

  我是第一次去她家,按照她给我的地址,我敲开了她家的门。洁在家穿的很
随便,一套宽鬆的运动服,裡面就直接是内衣裤(这个我过了一会才知道的)。

 〈著曾经在自己的肉棒下呻吟的女人,总是很容易兴奋的,我的肉棒很不安
分,好像在提醒我,早点去佔有洁。洁带我参观了她的家,然后让我坐下来看电
视,因为她还要收拾一下客厅。

  其实我没有心思看电视,我来她家就是準备好和她作爱的。我坐在沙发上,
看著洁弯腰整理放在地板上的报纸,她的屁股高高的抬著,在我的眼前晃动著。

  我很兴奋,已经坚硬的肉棒更加难受了。於是我就走过去,从后面抱著她,
把坚硬的肉棒抵在她的屁股上。

  我故意挑逗她说:「下次我们作爱的时候,就用这种姿势,好吗?」

  洁没理我,还是整理著报纸。

  只要你做的好,女人是不会拒绝曾经征服自己的男人的,而且她也说过喜欢
和我作爱的感觉。於是我就把裤子的拉链拉开,把早已很坚硬的肉棒掏出来,在
她的屁股上来回摩擦,我看著紫红色的龟头陷进洁的裤子中,我知道她不可能没
有反应,也许她的洞口已经湿润了。

  我双手环抱著她,把双手伸进她的运动服裡,解开她胸罩的扣子,然后一手
握住一隻乳房玩弄著,由於她弯著腰,所以这样握著她的乳房感觉很好。

  洁说:「不要胡闹,我整理东西呢。」但是我已经感觉到她的呼吸有些加重
了。

  我说:「我不管,我想要你,我要好好享受和你作爱的乐趣。」

 ∩我实在没有想到,洁告诉我:「我那个来了,还没走乾净呢。」

  我真的很失望,也有点不高兴,我把她的身体转过来,我们面对面的站著,
我抓著洁的手握住我的肉棒,对她说:「那我很难受,我想要你,怎麼办啊?要
不你吃他,好吗?」(以前我们在网上聊天的时候,她告诉过我,她给她老公做

              过这样的事)

  洁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,我走到沙发边坐下。洁跪在地板上,看著我并用手
抚摩著我的肉棒,我用双手托著她的双乳玩弄著。眼前的女人,身上的衣服被高
高掀起,露出两隻美丽的乳房,这样的场面让我兴奋不已。

  洁把我的肉棒握在手裡,轻轻的上下套动了几下,然后低下头,伸出舌头轻
轻的舔著我的龟头,那种感觉真的很舒服。

  我的龟头顶端已经分泌出晶莹的液体,洁沿著肉棒的下面向上一遍一遍的舔
著,我一边玩弄她的双乳,一边享受著她的服务。

  洁就这样舔了一会,然后用一隻手握著我肉棒的下端,张开嘴把我的龟头含
了进去。洁嘴唇吸著我的龟头,慢慢的把整支肉棒吞进去,然后在吐出来,就这
样让我的肉棒在她嘴裡不停进出著。

  她的口交技术好像很好,因为肉棒在她嘴裡抽动的时候,一点也碰不到她的
牙齿。她一会吸、一会舔、一会吞吐,我感觉是又疏又痒又麻。我抱著她的头,
只希望肉棒能深深的插在她的嘴裡,就像深深的插在她的洞穴裡一样。

  我闭著眼睛享受洁的服务,过了一会儿,我感觉自己快要达到极限。我的肉
棒开始在洁的嘴裡微微的跳动著,洁也感觉到我要射了,赶紧把我的肉棒吐了出
来,但是动作还是慢了一点。我的肉棒跳动著,一大股精液射在了她的脸和衣服
上。

 〈著洁脸上掛著精液的样子,我心裡美极了。洁说:「坏蛋,满足了吧。」

  说完她从茶几上拿了面纸,擦乾净衣服和脸上的精液,然后又帮我擦乾净肉
棒。

  我把洁抱在怀裡,我们坐在沙发上说了会话。她说:「我要去洗澡。」

  我说:「你不是那个还没走完吗?怎麼能洗澡啊?」

  她告诉我:「洗澡没事。」

  在我的要求下,洁同意我和她一起洗澡。进了浴室,我看著洁脱光自己的衣
服。她身高162cm,体重52kg,头髮是自来卷,皮肤还不错,长的也还
可以,小腹上有条疤(生小孩留下的),我想应该属於典型的少妇吧。

 〈著这样的女人光著身子站在自己面前,我的肉棒又开始慢慢变硬了。我们
站在浴缸裡,她冲完水后给自己打上肥皂。

  我站在她的身后抱著她,抚摩她的乳房,她的乳房很柔软,加上打了肥皂,
又软又滑,摸起来很舒服。我坚硬的肉棒也在她的腿上、屁股上蹭来蹭去。(当
然,我的目的不是和她一起洗澡,就是想找机会和她作爱)

  我抚摩她的乳房,她好还是有反应反映的,至少可以看著她的乳头一点一点
的变大。也许洁是故意给我创造机会,她把一隻脚踩到浴缸的边缘上,给小腿打
肥皂(这样的姿势,我想大家应该可以想像出来)。

  我在后面抱著她,因为她的身上有肥皂,所以很滑,给我很大的方便。我的
肉棒顺著她的大腿向上顶,很容易就滑到了她的洞口,一下子龟头就没入洞口之
中。

  洁很舒服的哼了一声,我双手扶著她的腰开始抽动了起来,洁迎合著我的动
作,她弯下腰,双手扶著水龙头,把屁股尽量抬高。随著我的抽插,她开始发出
呻吟声。

  我双手扶著她的腰,看著肉棒在她的洞穴裡一进一出,肉棒上还带著一丝丝
的血跡和白色液体。以前看色情小说的时候,我并不相信,但是现在才知道是正
确的,我可以看到她的阴道口紧紧箍著我的肉棒,随著我肉棒的抽出,她的洞穴
裡面嫩红色的肉也被带的翻了出来。

 ⊥在洁享受我插入的快感的时候,我下子把肉棒拔了到洞口,不再插入。洁
没有想到我这样,屁股晃动著,追逐我的肉棒。

  我很坏的说道:「亲爱的,想要我再进去,就求我啊。」

  洁已经昏了头,哀求到:「快,快进来啊。」

 〈著洁淫荡的样子,我的腰一用力,肉棒「噗滋」一声,又重新钻进了她的
阴道裡. 我快速的抽动起来,我想怎麼也应该150次吧,我感觉到洁的阴道开
始收缩,龟头感觉很热,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,不过我并没有射。

  我等到洁的高潮完全过去,才把肉棒完全抽了出来,当龟头脱离她阴道口的
时候,血顺著她的大腿流了下来,不过只流了一点点。她说就好像流產一样。

  我们用水冲了一下身体,拿浴巾帮对方擦乾。由於我没有射出来,所以我的
肉棒还挺立著。说实话我很喜欢和洁作爱的感觉,特别是现在又是在她家,在属
於她老公的地方,把她征服在肉棒下,是很刺激很让人兴奋的经歷. 想著她老公
可以随时名正言顺的干她,我就有种嫉妒的心理,胯下的肉棒就蠢蠢欲动。我把
洁抱起来,走进她家的卧室。

  我把洁横放在了床上,笑嘻嘻的对她说:「今天我要好好的和你作爱,还骗
我,还说没来完不能做,刚才你不是又高潮了吗?」

  洁也笑著骂道:「你可真坏。」

  我说:「今天我可以射在裡面吗?」

  「今天可以,是安全期。」洁答应了我的要求。

  我站在床边,抓住洁的双腿把她拖的靠近我,让她的双腿悬空的躺在床上。

  我準备行动的时候,洁说:「先把浴巾垫在下面,不要把床弄脏了。」於是
我就抓住她的双腿,她自己抬高屁股,把浴巾垫在屁股下面。

  我很兴奋,站在洁的双腿之间,双手分别抓住她的小腿向两边撑开。洁的下
身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,由於我的大肉棒刚刚进出过她的洞穴,所以她的洞口还
没有完全闭合,可以微微看见洞口裡面嫩红的肉壁,这样的情景真是诱人。

  我看过小说上有什麼九浅一深的招式,所以想试试到底怎麼样。我把龟头抵
在她的阴唇上,腰部慢慢用力,肉棒一点点的钻进洁的洞口。洁也在抬高屁股迎
合我的插入。

 ⊥在肉棒插入一半的时候,我就立刻快速的退了出来,我可以感觉到洁的屁
股猛的抬高了一下,嘴裡发出叫声,我立刻把肉棒又插了进去,到一半的时候再
快速的退出来。

  我不知道是不是别人真的能坚持到九次,反正我是坚持不到的。就这样来回
四、五次以后,我再也忍耐不下去了,而且我感觉到洁已经十分渴望我的插入。

  於是我猛的一挺腰,把肉棒全部插进了洁的洞穴,她很满足的「啊」了一声
两只手紧紧的抓住身下的浴巾。

  我看到洁这个样子,就说道:「宝贝,受不了吗?」

  洁回答道:「今天你的怎麼这麼大?」

  我说:「被你引诱的啊。」

  说完我抓过洁的手,指挥她自己抱著双腿,我的手撑著床,开始快速而有力
的抽动。抽动的过程中还不时左右的晃动肉棒,这种姿势可以清楚的欣赏肉棒在
洞口进出的样子,我的肉棒上全是她的血和淫液。她也随著我的抽插而呻吟著,
她只是嘴裡哼,并不会说什麼淫荡的话。

 〈著别人的老婆在床上被自己这样干,心裡有种征服感。抽动的时候和次数
好像也比以往多,我有时快进快出,有时慢进慢出,尽情的欣赏肉棒撑著洞口的
样子。

  这样过了一会,我停下来,把身体伏到她身上,让她双手抱著我的脖子,我
的双手抱著她的大腿,这样把她抱了起来,然后抽动肉棒(这样的姿势很费力,
不过很刺激)我动了几下,她对我说:「射出来,好吗?」

  我就又把她放到了床上,快速的抽动,大概十几下,我感到自己的临界点到
了,於是最后一下把肉棒插到底,趴在她的身上,让肉棒尽情的在她体内跳动,
尽情的把精液射在她的体内。

  我趴在她的身上,肉棒感觉著她阴道裡的温暖,休息了一会我把快要变软了
肉棒拔了出来,她阴道口慢慢溢出了我的精液,白色的精液裡还混著红色的血,
浴巾也脏了,我们又去浴室冲了一下,这才穿上衣服。

  然后我们做著聊了会天,就一起去三环边上的一个商场裡吃小吃。再后来,
我们就没有机会再做过爱。

  我很怀念她,真的希望我们能有第四次第五次。

              (三)再续前缘

  我一直梦想著能和她再续前缘,上星期天我的梦想终於实现了。有个朋友自
己开了个公司,有点财务上的问题解决不了,正好她是会计,我就给她打电话,
问她可以不可以帮忙,正好也有报酬,所以她就答应了。

  星期天上午7:30我去她家小区门口接她,她的头髮已经长长了,披在肩
上。她穿了一件白色羊毛衫,下身穿一条裙子,裡面是羊毛裤,脚上穿著靴子。

  她的样子很性感,想起我们在一起作爱的情景,我的心裡很激动,下身也有
很大的反应,可我不敢表现出来。

  「好久没见,你还好吗?好像又变漂亮了。」我笑著和她说。

  她回答:「挺好的。」

  我不知道和她说什麼,就打车和她一起去朋友家,路上无话。因为我的这个
朋友是女的(我和她有另外的故事),所以我想她才那麼放心的和我去吧。

  到了朋友家,朋友自己一个人在家,把帐本和各种票据拿出来交代了一下,
她就开始工作了。我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看电视。

  朋友说中午请我们吃饭,我徵求了一下她的意见,告诉朋友还是在家随便做
点吃。朋友就说她出去买点菜,我暗示了她一下,让她在外面多待一会,我想她
也领会了。

  朋友出门了,我问她有什麼要帮忙的,她说没有。我就继续看电视,说实话
我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。我拿定主意,突然对她说:「你还记得我们作爱的情景
吗?」

  她楞了一下:「你不要胡说,我做事呢。」

  我没有理她,继续说著:「我很怀念我们作爱的时候,当我的肉棒在你身体
裡进出的时候,你的叫声让我陶醉,我真希望我们还能有以后。」

  她装著继续干活,但是我知道她的心在乱,她的脸已经红了。

  我坐到她身边,抓住她的手,她的身体抖了一下,我说:「我是真的爱你,
我也知道你没有忘记我,不要不再理我了,好吗?」

  她没有说话,我用手抓住她的肩膀,看著她的眼睛,她的眼神有些慌乱。我
没有再犹豫,吻上她的唇,她挣扎著,不过很快就被我融化了。她终於开始抱著
我,享受我的热吻,她身上的味道是那麼的香,是我怀念已久的。

  我把她压在沙发上,把她的秋衣从裤腰裡拽了出来,她说:「不要,不要这
样,你朋友一会就回来了。」我没有管她,用舌头堵上她的嘴,右手直攻她的右
乳。

  把手伸进她的胸罩,用手指捏著她的乳头,轻轻的慢慢的捻动著,她的乳头
慢慢的变硬变大了。

  我把她的衣服向上掀起,欣赏著她美丽的双乳。

  「还说不要,你看,她们都硬了,我知道你也忘记不了我们作爱的情景。」

  她的脸红红的,「你真坏,今天的事,是不是你安排好的?」

  「你就是知道今天有可能要和我作爱,才穿的那麼性感?」

  她用手轻轻打了我一巴掌,「叫你坏。」

  我不再说话,伏下身一口把她的乳头含在嘴裡,用舌头慢慢舔著。我心裡想
的是早点征服她,於是就把她的裙子掀起来,脱她的羊毛裤。但是她的裤子有点
紧,我怎麼也脱不下来。看我著急的样子,她说:「我自己脱吧。」她穿一条淡
兰色的内裤,很性感。

  我看她已经準备好了,赶紧脱掉衣服,我的肉棒坚挺著。我说:「你看,他
还是那麼大,你还记得他在你体内的样子吗?」

  她装著生气的说:「忘记了。」

  「我马上就让你想起来。」

  我把她抱起来,让她躺在茶几上,看她还穿著裙子,光著下身的样子很是诱
人。我想著色情小说裡面的情节,站在茶几的边上,分开她的双腿,把身体伏低
一点,把她的双脚架在我的肩膀上。她的阴部一览无遗,已经是淫水氾滥了。

  我用手握著紫红的肉棒,龟头沾著她的淫水在她的洞口摩擦著。她喘著气,
等待我的插入。我坏笑著问她:「準备好了吗?我好久没听到你叫的声音了,一
会我要让你欲生欲死。」

  她骂道:「你不要胡说。」

  我用手扶著肉棒,对著她已经微微张开的洞穴,狠狠的插了进去。当我全部
插到底的时候,我感觉到她满足的叹息声,她的下身抽搐著,肉洞紧紧的箍著我
的肉棒。

  我把双手按在她双乳上,捏住她的奶头轻轻地旋扭著。同时开始抽动起来,
阴茎的每一次抽出,都会带出一股淫水。她不停的呻吟著。淫水沾湿了我俩的阴
毛,可以看到茶几上已经湿了一大片。

  她的双手紧抓著我的胳臂,享受著我有力的衝击。正在我奋力抽插的时候,
我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。当时我就紧张了一下,知道我朋友回来了。但我闪过一
个念头,反正我朋友也和我做过爱,於是我就对她说:「不好,我朋友回来了,
来不及了,快抱著我的脖子。」

  她很慌张,用双手抱著我的脖子,我用手抓起衣服,抱著她的腰把她抱了起
来,但是肉棒还是深深的插在她的体内,她说道:「你干什麼?你朋友回来了,
快拿出来。」我没理她,快速向洗手间跑去,肉棒随著脚步在她的洞穴裡跳动。

  进了洗手间我累的坐在马桶上,她的头也无力的靠在我的肩膀上。她的洞穴
收缩著,我感觉到了她的高潮。我抱著她,把她的身体使劲向下压,让肉棒最大
程度的插在她裡面,积蓄已久的大量精液喷涌而出,一滴不拉的射进了她的子宫
裡. 她慢慢的站起来,我看著肉棒脱离她的身体。随后我们就清理了一下,穿还
衣服轻轻走出洗手间,到客厅的时候,我的朋友坐在沙发上,脸有点红,用很奇
怪的目光看著我。

  在我们重逢的一个月裡我们疯狂了做了五次爱。

             我上过的少妇们2

            (四)淫乱的下午(上)

  中午吃完饭,红(就是我的朋友)说是要进房间睡一会,洁(就是刚刚和我
做完爱的少妇)继续留在客厅裡做帐。

  我还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看著刚刚被自己征服的女人,心裡的感觉很好,
想像著洁刚才在我的抽插下屈服的样子,我的肉棒不由的又竖立起来。

  我正在胡思乱想著,突然红在房间裡叫我,说有事和我说。

  我和洁说了一下,就走向房间,进了房间,眼前的情景让我兴奋不已。

  红只穿了一件淡兰色的丝质睡衣,两粒深红的乳头若隐若显,下身一片黑色
区域清晰可见,看的我已经勃起的肉棒更加难受。

  「上午你们在洗手间做什麼了?」红问我。

  「没有做什麼啊?」我当然要装糊涂。

  红突然走上前来抱著我,说到:「还骗我,我听见她叫的声音了。」

  我很尷尬的笑了笑。红继续说到:「给我好吗?」

  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了,我又知道她老公出差半多月了,她应该正是渴求的时
候。

  红蹲下身去,隔著裤子抚摩著我挺起的部位:「好好享受吧,我不会比她差
的。」她慢慢拉开我裤子的拉链,把我的肉棒掏了出来。

  「好大」红感叹道。

  红突然一口含住了我的龟头,我不由的哼了一声,感觉舒服极了,红用手握
著我的肉棒,像吃冰棍一样的吸著。

  我不由的用手扶著她的头,看著粗壮充血的鸡巴在她的嘴裡进进出出,上面
沾满了她唾液。她一会舔我的龟头,一会舔我的睪丸。

  我感觉自己的双腿发软,用力按著她的脑袋,尽力把肉棒插进她的喉咙裡,
我低声的吼叫著,肉棒在红的嘴裡跳动著,大股大股的精液睡在了她的嘴裡. 红
被呛的直咳嗽,我赶紧把肉棒抽了出来,红张开嘴,把精液吐在地板上骂道:「
你要呛死我啊?你舒服了,我怎麼办啊?」

  我笑道:「我会让你满足的。」

  我让她站起来走到衣橱前面,让她弯下腰,双手扶著镜子,把她的睡衣掀起
来,红雪白的屁股立刻出现在我的面前,中间那条迷人的缝已经是汪洋一片。

  我站在她的身后,把龟头抵在她的洞口摩擦著,从镜子裡可以看到她的嘴角
还掛著一丝精液,红的屁股不停的晃动著,追逐著我的肉棒,我的肉棒又变的坚
硬起来。

  终於她忍耐不住了,叫道:「不要逗我了,快插近来吧。」

  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,猛的向前一挺,肉棒结结实实的插进了她的洞穴裡.
「啊——-」红不由大叫了一声,我赶紧说道:「你小点声,不怕被她听到啊?」

  红晃动著美丽的屁股说:「我就是要让她知道你在和我作爱,你是喜欢我还
是喜欢她啊?」

  我说:「我都喜欢,不过她要是像那一样淫荡就好了。」说完我就开始抽动
起来。

  我扶著红的屁股,看著镜子裡的红,她咬著嘴唇,仓劬Γ硎苤业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