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贝亲一个
王泽没有太大的梦想,只想在这个小镇子里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车子,一个彼此相爱的媳妇,如果能生个大胖小子则是更好了。
可就是简单的一切,对他而言也并非简单的事情。
高中辍学之后,他便是在离他家村子不太远的山河镇子里面,找了一个师傅学了一年之后,便是做起了厨师这一行当。
一个月工资不算多,但起码充实,而且还有几个漂亮的服务员每天陪他一起说话聊天搞暧昧,总体来看,却也是一个不错的小日子。
王泽所在的饭店是一个叫做秋水的老板娘开的,饭店的名字自然是叫做秋水饭庄了,面积不大,刚刚起步,所以白天用来招待客人的包厢,到了晚上便成了他们的卧室。
幸好,秋水饭庄有三个包厢,不然还真是没法住,饭店有三个女服务员住一间,王泽独占一间,老板娘李秋水自己住一间。
说起李秋水就不得不说,王泽暗中总会替他打抱不平,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,心地还非常善良,怎么就死了老公呢。
现在已经是夜晚十一点多,秋水饭店一片漆黑,显然大家都已经入睡了,可是王泽却是偷偷摸摸的摸去了厨房。
坐在厨房的角落里,王泽小心翼翼的点燃了一只烟,吞云吐雾的抽了起来,似乎是在等什么。
不多时候又是一条曼妙的黑影摸了进来,看着星星点点的火光,小声说道:“王泽,是你么?”
“来宝贝是我!”王泽听到这个声音,便是将烟小心的捻灭了,打开窗子从二楼仍了下去,随后等待女子走了过来,就要扑上去将他吃了一样的说道:“来亲一个!”
“别闹,让人看到!”女子轻轻推搡了着他,不敢弄出大动静。
女子是饭店的一名服务员,叫做徐薇,年纪较小,刚刚满十八岁,身上还带着些许奶气,也是和王泽一样,都是农村出来的。
现在做饭店服务员基本都是农村出来的孩子。
“奥,那你大半夜的叫我来干什么,这么偷偷摸摸的!”王泽平常也是很喜欢跟他们开玩笑的,肆无忌惮的很,毕竟他自己虽然不是混混,身上多少是有点痞性,说好听了便是粗狂奔放。
“说会话呗,难道不能找你啊,白天都忙一天了伺候人,晚上想找个人说话而已!”徐薇坐在了王泽身边,在黑夜之下她那张脸庞显得格外的引人入胜,参杂着些许朦胧之色。
“那你和王燕,张芸她们两人聊呗,非找我干啥,我都忙一天了,腰酸背痛的,完了还得陪你大半夜说话!”王泽故作委屈,扭动了几下肩膀。
“今天累么?”徐薇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,随后一双小手,便是放到了王泽的肩膀上,给他揉捏了起来:“既然那么累,看在你陪我聊天的面子上,我就帮你揉揉!”
“对,稍微在用点力…再轻点…好,好保持这个姿势!”王泽哪里是腰酸背痛,他故意这样说,此时他很享受的指挥着,徐薇的揉捏力道。
“舒服多了吧?”徐薇手指软滑,服务员的工作并没有让她的小手变得粗糙,她看了看王泽的表情,开口说道。
“如果能亲一下就更舒服了!”王泽嘿嘿一笑,无良的表情展现淋漓,他可不是什么好人,他自己都这样说自己。
小时候在农村没少扒人家墙头,偷看洗澡,半夜,猫人家窗台下听那销魂浊骨的声音。
“算了,我这样谁愿意跟我亲嘴啊,人丑家穷一米四九的!”见徐薇不言语,王泽眯着眼睛,假装可怜兮兮的说道。
“谁说你丑了,你长得挺好看的!”徐薇实事求是的说道。
“你认为我长得帅不?”王泽转过来,看着徐薇,自恋的说道。
“不错啊,挺帅的!”徐薇大眼睛眨了眨说道。
“那你喜欢我不?”王泽摸了摸鼻梁,说道。
“我…谁稀罕你啊,自作多情!”徐薇咬着嘴唇,难为情的犹豫了一阵,随后直接说道。
“你就是稀罕我,不然大半夜的找我,来亲一个,不然下次你找我我可不来了!”王泽威胁的说道。
“那,那就亲一下,你不许跟别人说!”徐薇想了想,说道。
“嗯,就亲一下!”点头如捣蒜,王泽高兴的说道。
“只能亲脸!”徐薇的脸此时已经红彤彤的了,如果不是在晚上,漆黑的厨房里,她还真不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“行,你说的算!”王泽附和着。
可是当徐薇犹豫着闭上了眼睛的之后,王泽哪里去亲脸,直接对着她的樱桃小口而去了,而双手一下就是将她揽在了怀中。

从新来一次?
“呜…呜…”徐薇瞪着眼睛看着王泽,嘴唇被堵住了,而且不敢弄出太大的声音,便也只是呜呜了起来,双手推搡着王泽,叫他停下来。
“王泽你骗人,明明说亲脸的!”徐薇挣脱了王泽,羞怒的小声说道。
王泽嘿嘿一笑,淡淡的说道:“屋里太黑了,我没找准,不如把灯打开,我们从新来一次,这次保证不会亲错!”
说话王泽就要起身,把屋子里的等点燃。
“别,别开灯!”
徐薇听了王泽的话,忙是一紧张,拉着王泽坐了下来。打开灯了,肯定会被别人瞧见,那自己多是不好意思啊,而且张芸姐也是喜欢王泽的,这事要她知道了,自己可怎么办。
徐薇一拉,王泽故意的向着她身上倾倒了过去,一下将她抱得紧紧的,酥胸紧紧的贴在了他火热的胸膛上。
王泽也是不言语,直接在此吻了出去,这次徐薇反而没有反抗,嘴唇最初是不动的,任凭王泽的亲昵,不过随着王泽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在他的娇体上游走了起来。
她也是微微张开小嘴回应了起来,王泽撬开了她的牙齿,一根香舌,直接裹到了自己的嘴里,不停的吮吸着。
徐薇身体一僵,这可是她的初吻,没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她,早已经喘着细微的粗气了。
王泽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把徐薇的睡衣上面的小口子都解开了,映入眼帘的便是无限春光,虽然徐薇年纪还小,但果实显然是已经到了收获的季节,两颗果实饱满诱人,弹性十足。
王泽顺着徐薇的脖颈开始吻了下去,此时的徐薇已经有些许迷离了,直到嘴唇轻轻咬起了那粉嫩的小葡萄,她才是猛的清醒过来,不过瞬间有是败了下去,毕竟那全身通电麻酥酥的感觉,让她欲罢不能。
王泽看着徐薇的态度,更是得寸进尺了,一双游蛇一般的手掌,攀上了高峰,不断揉捏了,使得徐薇抱住了他的头发,十指插入了乌黑的短发之中。
王泽手掌一滑,落到了徐薇睡裤的边缘,找准了时机,便一下伸了进去,直接探到了芬芳之处,此时已然是湿气萦绕了。
“停!”
徐薇身体突然一僵,虽然本能的反应告诉她不想听下,但此时理智还是大于了本能,一双玉手一下抓住了王泽的魔抓,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。
“就在这放一会,不动的!”王泽央求的说道。
两人彼此僵持的,徐薇见王泽果真手放在了那里就没有动过,便也是俏脸微红,头转向了另外一面,不好意思去看他,默许了他。
王泽继续亲吻着徐薇,放在下面的大手,渐渐的又开始了蠕动。
徐薇嘴里也是发出了嘤咛的声音,在这种不能大声的情况下,那声音显得格外销魂浊骨。
突然,徐薇感觉到下体似乎是要有什么东西涌出来,难以克制的抱紧了王泽,咬着嘴唇,双眼迷离了起来,最终在一声嘘弱的呐喊声中,她的身子软了下来。
“坏蛋,骗子,大骗子!”
腮红如血,羞臊的不行,徐薇对着王泽的嘴唇狠狠的咬了一下,瞪了他一眼,便是灰溜溜的跑了出去。
王泽微微添了添被咬破的嘴唇,看着自己支起的帐篷,苦恼的说道:“这是何苦呢,偷鸡不成蚀把米,你到是舒服了,可怜我这小弟弟了!”
王泽知道没有一口吃成的胖子,万事都要地点点的来,他点燃了一只烟,准备回去睡觉了,可刚出厨房,就和一人撞了个满怀。
“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呢!”李秋水连体的轻纱睡裙,里面空荡荡的,一切真实可见。
“哦,姐你怎么还不睡啊!”王泽刚刚下去的火气,再次攀升了起来,不敢去看李秋水,转头看向别处说道。
“我找点吃的,晚上没吃东西,现在有点饿了!”李秋水倒也是没有注意自己的衣着问题,显然是刚刚饿醒,如今还有点迷糊。
“哦,那我给你做点吧,你想吃啥!”王泽抽了一口烟,眼睛偷瞄着李秋水。
“不用,你快睡觉去吧,我自己鼓捣点东西就行,冰箱还有点香肠,我对付一口就行,最近可是在减肥了,可是现在饿的不行了,也没法子,就吃口对付对付!”
李秋水走进了厨房,打开冰箱,翻找的吃食。
王泽回头借着冰箱里面映照出来的灯光,将李秋水的身材看的一清二楚,洁白如玉一般的肌肤,吐出来有人的美 臀,使得他不禁口干舌燥,不由自主的想要过去摸上一把。

来啊,汉子!(诱 惑)
“你困不王泽?”李秋水转过头来对着王泽说道。
“不困啊!”王泽忙将他贪婪的眼睛掩饰了起来,回应着。
“走,反正没事,我也睡不着了,到我房间,咱俩喝点!”李秋水拿了点吃食,王泽则是拿着几瓶啤酒,两人到了她的房间,闲聊喝酒了。
不多时候王泽就被灌多了,眼睛开始似乎忌惮了起来。
李秋水白嫩的皮肤,睡裙当中那饱满的果实如今也是沾染了不少酒液,湿哒哒的睡衣贴在身上,格外引人入胜,娇艳的红唇如同一枚鲜红的草莓,让人想咬上一口,迷离的双眼之中,隐藏不住的寂寞,脱颖而出。
李秋水也是有些迷迷糊糊了,她盘腿坐在地上,睡裙下摆被拉到了腰间,她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喝多了,里面可是真空的什么都没有穿啊。
见到那精心修理过的浓厚微微卷曲的粗毛发,与其那若隐若现的芬芳,王泽差点喷血,他只感觉到浑身燥热无比,口干舌燥。
“傻样,今天姐便宜你了,还不快过来!”
李秋水双眼秋波荡漾,按耐不住的寂寞,萦绕而出,她对着王泽莞尔一笑,别有一番倾国倾城。
“姐姐你好美!”
李秋水正儿八百的城镇人,王泽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能有这样的机遇,他做梦都能拥有这样一具曼妙迷人的身躯,骑在自己的胯下。
不过他也知道,多半原因是李秋水死了老公一年多了,独守闺房,难免是寂寞饥渴。
王泽迷迷糊糊爬了过去,粗鲁的抱住了她,闻着她的体香,不由得一阵心跳,直接提到了嗓子眼儿上,全身血液在这一刻都是沸腾了起来。
“轻点别让他们听到!”李秋水俏脸绯红,呢喃在王泽耳边,吐气如兰,顿时就使得王泽浑身一个激灵,肿胀起来的下体依然是不有自主的跳动了起来。
王泽没有言语,直接用嘴唇狠狠的亲吻上了李秋水娇艳的红唇,而作为少妇而言的她,自然是要比徐薇技术熟练的多得多。
一条香舌不断的游走躲闪着王泽的舌头,挑拨着他的欲 望。
不过随着王泽将手伸入到了李秋水的芬芳下体,她便是一阵颤抖,两条小舌头乖乖的缠绕在了一起。
李秋水此时已经迷离了,他早就对王泽有意思,今晚偶然遇见,先前也是准备喝点酒聊聊天,可此时却是春心荡漾,承受不住,青春气息散发出来的王泽的魅力了。
李秋水不断的撕扯着王泽的衣物,在他结实的胸膛不停的亲吻着,随着解开了他的皮带,嘴唇顺势游走,片刻就将那根不断跳动的火热一下含到了嘴里,顶到了嗓子眼儿。
王泽销魂浊骨,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刺激,不多时候,他便是忍不住就要喷发出来。
“来啊,汉子!”
王泽翻身而起,欲要将自己的火热放入李秋水的芬芳当中,不过她显然是一个调 情老手一般,身体一滑竟然躲过了王泽莽撞的饿虎扑食,半跪在地上,媚眼十足的看着王泽,一只玉手不断在她的嘴里吮吸着。
王泽简直是兽 性 大 发了,虽然包厢并不大,但显然要他把那根东西放在那小洞里面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王泽一下抓到了李秋水,开始在他身上不断的吮吸了起来,两颗小葡萄,昂首挺胸,李秋水娇 哼连连,下体一股股的湿润便是泛滥了起来。
“给我,我要!”
李秋水原本还想挑逗王泽,这样一来求饶的倒是她了,她双手盘在王泽身上,身体不安分的乱动了起来。
“来吧,骚 姐姐!”
王泽将李秋水推到在地,随后将她的一双玉腿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,用那根火热试探的摩擦起来那片芬芳,泛滥成灾的男人的天堂。
“快,好弟弟别在逗姐姐了!”李秋水弓起身子,一手环抱住王泽的脖子,一手抓着那跟火热,向着自己的湿润泛滥的芬芳而去。
“姐,我来了!”王泽此时也是受不了了,闷声一吼,便是挺送而出。
哎哟!李秋水瞬间身体一紧,随后便是一阵销 魂的闷哼,随着王泽的动作,也是腰跨向上盯着。
不多时候两人便是在同一声呐喊当中,到达了顶点,李秋水额头冒出了细微的汗珠,一张俏脸如花如玉,一双眼睛之中显露着意犹未尽。
她没有言语,直接起身,将王泽那根火热再次的吞入了口中,舔的干干净净。
随着李秋水的动作,王泽那根原本已经要休息了的小兄弟,再次的斗志昂扬了起来。
没等王泽反应过来,李秋水便是将他一下推到在了床上,整个人骑在了他的身上,抓着那个坚挺的火热,再次放到了她那空虚寂寞的湿润芬芳当中。

做什么坏事去了?
“知道姐姐祖籍是哪里的么?这个不重要,重要的是姐姐很小就开始骑马了!”
李秋水含情脉脉,骑在王泽身上涌动着,那两颗饱满也随之不停的晃动起来,王泽弓起身子,不断的舔舐着两颗小粉嫩的葡萄。
李秋水一直要了王泽四次,才是善罢甘休,如果不是天亮了,怕被其他人发现,想必今天一天王泽都别想出她这个门了。
王泽回到自己房间小睡了一会,到了十点才起身去厨房忙活着,砧板阿姨便是热情的跟他打了招呼,随后继续切菜备料。
王泽对着个阿姨始终是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在心中荡漾,这位砧板阿姨叫做赵倩云,三十多岁不到四十,身材保持是不算太好,但也是风韵犹存,女人味十足的,他是一个寡妇领着一个女儿过日子,在山河镇西头的一个小地方住。
这个厨房总共有三个人,除了王泽,就是砧板赵阿姨,然后就是打杂的老吴了,老吴平日不念声不念语,到是个老好人。
“王泽你来一下!”徐薇走了进来,看大伙都在忙,悄悄的对着说了一声,便是转头就走。
王泽出来,两人到了一个包厢内,徐薇咬着嘴唇,面若桃花的说道:“那个,昨晚咱俩的事,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!”
“为什么不能说!”王泽故意逗徐薇说道。
“你,你要说了,我以后再也不找你了!”徐薇不知道拿什么威胁他。
“找我干啥啊?”王泽一脸色眯眯的笑说着。
“哼,就知道欺负人家,你别跟别人说奥!”徐薇双手捏着衣襟,扭捏的说道。
“嗯,不说就不说,那今晚你还来找我,不如今天别去厨房了,昨晚我在厨房碰见秋水姐了,今晚你直接来我房间,咱们不做别的就说说话!”
王泽故意吓着徐薇说道。
“那个,今晚再说吧,我去忙了!”徐薇想了想,对着王泽娇羞的一笑,开门走了出去。
王泽呵呵一笑,也是出了包厢,走进了厨房,准备帮忙找阿姨切点东西,毕竟他是厨师,基本上现在这个点还没菜可炒。
王泽有一句没一句的跟着赵阿姨说着话:“赵阿姨你要不说,你有闺女,我都得帮你当成二十多岁!”
赵阿姨扑哧一笑,说道:“你小子可真会埋汰人,你这是夸你阿姨我呢,还是骂你阿姨我呢,我都老成什么样子了,不比当年了!”
“现在阿姨还很年轻漂亮啊,当年想必更是好看招人稀罕!”王泽偷偷瞄着赵阿姨,因为切东西而微微动荡起来的胸脯,不禁咽了口吐沫。
“哎,不行了,不行了老了啊!”赵阿姨笑了笑,随后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:“对了,王泽啊,今晚你有没有时间,我闺女想吃糖醋里脊,可是我做了几次他都不满意,这不就想把你这大厨师请家里去么!”
“这样啊,丝丝想吃这个啊,好办,那晚上我跟你去你家做就是了,但是下班太晚,我估计丝丝都睡觉了吧!”
王泽当然想去找阿姨家了,不但赵阿姨漂亮,那个比自己小上一两岁的丝丝也是一个美人胚子啊,听说在学校不少人都追求呢。
“到是我怕打扰了你休息,现在我家丝丝每天晚上都很用功的读书呢,这不还有一年就高考了嘛!”赵阿姨放下手中的活,挽了挽头发说道。
“嗯,那就这说定了,晚上去你家做!”王泽点了点头,笑说道。
“行,一会我给我家丝丝大个电话,她平时就念道你,说要来饭店看你呢,她是想你这个哥了!”赵阿姨淡淡一笑,说道。
“是想她哥我做的饭菜了吧!”王泽附和着一笑,继续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,当然眼睛也始终没有离开那傲人的胸脯。
中午饭口忙完了,大伙一起吃了中饭,王泽便是准备小睡一会,毕竟昨天晚上可是给他忙乎坏了。
久旱逢甘露,得到滋润的李秋水今天格外的高兴,粉扑扑的面庞,如桃花盛开,看的人心中痒痒无比,她含情脉脉的给王泽丢了个媚眼,便也是微微打着哈欠,去包厢睡觉了。
徐薇,张芸,王燕三人出去逛街去了,赵阿姨忙着去外面买食材,晚上请王泽回家做饭,老吴不太言语,就躲在厨房犯迷
糊了。
王泽搭了几个凳子当做床,便是睡了一大觉,等醒来的时候,张芸走了进来:“王泽你昨晚做什么坏事去了,今天困成这样?”
“去偷看你睡觉去了!”王泽嘿嘿一笑,心头暗道不好,是不是她发现了自己和李秋水的事情。
张芸年纪比他大上两岁,长得不算好看,但一双眼睛却特别的勾人,属于那种天生媚眼。

我要奶
“是去偷腥去了吧,虽然我不知道昨晚你睡没睡觉,可是我知道徐薇是大半夜是偷偷跑了出去,老半天才回来!”
张芸坐了下来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难道不是你?是到外面和别人约会去了?这个徐薇也不讲究了点啊,肥水不流外人田啊!”
“芸姐,要不你今晚便宜便宜我,咱们来个肥水不流外人田!”听着张芸的话,王泽知道他和李秋水的事情没有暴漏,便是懒洋洋的坐了起来,点燃一支烟,说道。
“姐姐我正有此意啊,不如大战三百回合?”张芸淡淡一笑,不忌讳任何的说道:“不过今晚太晚,不如现在!”
王泽嘿嘿一笑,走到张芸面前,轻轻闻了闻她秀发之间散发出来,淡淡的香气,伏在她耳边说道:“你不怕被人看到?”
“我看是你怕!”张芸咯咯一笑,笑得花枝乱颤,随后一把将王泽推到在了地面上,一下就是骑在了他身上,俯下身来,小声说道:“徐薇能做的,我能做,李秋水能做的我一样能做!”
不得不承认,王泽是一个经受不住诱惑的人,他根本就相信什么坐怀不乱这个说法,在张芸说完话,便是一手揽过她白玉一般的脖颈,对着她涂了透明唇膏的嘴上便是一口的亲了下去。
“呜!”
张芸本能的嘤咛了一声,双手轻轻推着王泽,她本来只是想这样挑逗一番,没想到,对方竟然来真格的。
她喜欢王泽不假,但真要做起肌肤相亲的事来,难免还是有些难为情,如果不是她昨晚发现了,徐薇,发现了王泽和李秋水的事情,也不会吃醋,然后做出这羊入虎口的事情来。
现在一切都晚了,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,她自己明显能够感受到,自己下体已经湿润了起来。
“芸姐你的好大哟!”
王泽一双手隔着衣服,摸着张芸傲人的胸脯,坏笑的说道:“不过比起徐薇,秋水姐到是差了那么一点点!”
“谁说的,徐薇,李秋水的我都看过,没我的大!”出于争强好胜,争风吃醋的心里,张芸脱口而出,随后看着坏笑的王泽,不由得知道自己掉入了圈套当中,王泽是故意这样说的。
张芸瞬间便是面若桃花,娇羞的不敢去看王泽了。
“那要我看看,到底有没有她们的大!”王泽说话之间,一只手已经划入到了张芸的衣服里面,直接抓到了那饱满的胸脯,有些惊讶,一只手竟然握不住,平时看似一般平平的草原,竟然是一座雄伟的高山。
“别这样,叫人看到!”张芸有些怕了,接下来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了,这可是大白天的,如果是晚上她有可能就顺从了王泽。
“没事的,我们小声点,难道张芸姐姐你不想么?”王泽诱 惑着她说道,另外一只手已经将她的上衣解开了扣子。
“想不想?”王泽再次问道。
“嗯!”张芸身体本来就是跟敏感的,此时被王泽一个挑逗,已然是承受不住了,微微闭起了美眸,咬着嘴唇,点了点头,任由王泽摆布。
王泽也是担心被人发现,毕竟是白天,所以解开张芸的上衣扣子之后,将里面的短袖体恤直接向上一推,双手从她背后,灵巧的解开了她的胸罩,两个硕大的双 峰便是映入眼帘。
王泽哪里见过这样傲人的双峰,闻着张芸身上淡淡的体香,一头便是扎到了双峰之间,贪婪的如同饥恶的婴孩一样,吮吸着了起来。
“别憋坏了!”张芸身体已经有了强烈性的反应,不断扭捏着身体,抱着王泽的头,感觉到他粗声的喘息,不免担心的说道。
“姐姐,我要吃奶!”
王泽露出头来,一脸委屈的说道。
“臭流氓!”张芸咯咯一笑,向着王泽的嘴唇直接咬了下去,不过力度却是很轻,而她另外一只手也是解着王泽的皮带,显然是有些承受不足了。
张芸并没有直接将王泽的裤子全部褪去,而之是把那跟已经坚挺起来的火热拿出来为止。
王泽感受懂啊张芸小手带来的温润,小手都握不满的火热便是不断的微微跳动着。
“好大!”张芸看了看那根火热,伏在王泽耳边,轻柔的说道。这一句话瞬间使得王泽兽 性 大 发双手猛的将张芸紧口的短裙向着一掀,便直接到达了腰间,里面一件乳白色的蕾丝,中央位置凸凸的隆起,若隐若现的黑色毛发,调皮的在蕾丝边缘显露了出来几根。
王泽小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,张芸也是娇喘吁吁,不时的向着房门处观看,显然她也是怕被他人看到,额头上冒出了紧张细密的汗珠。